<tt id="aby4l"></tt>

        <b id="aby4l"></b>

      1. <cite id="aby4l"></cite>
        物联网信息化平台的临床用血管理模式探索与实践
        发布时间:2020/5/19 9:25:18

        1 引言

              随着医疗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二、三级医疗机构的输血科(血库)已逐步推广用于输血管理的系统。输血管理系统的应用改变了原先手工管理的落后模式,实现了信息化管理,工作流程得到优化,效率明显提高,深受医护人员的欢迎。但随着临床科学、合理、安全、有效用血方面要求的不断提高,确保临床的用血安全成为医务管理者和医务工作者不得不重视的问题。参照《献血法》、《临床输血技术规范》以及卫生部2012年新颁布的《医疗机构临床用血管理办法》,充分挖掘计算机网络的潜力,利用计算机射频识别(RFID)技术在血液管理中的应用、患者腕带管理技术、条码技术、无线互联技术、移动医疗辅助等数字化设备,研究基于物联网信息化平台的临床用血管理解决方案,实现从血源、存储、申请、采血、检验、成分、出库的全流程信息化管理,以使临床用血达到节省人力、简化操作、方便输血质量管理、提高临床输血安全的作用,从而有效地保证患者的医疗安全,是所有医疗从业人员共同关心和探讨的话题。

         

        2 国内外临床用血管理现状

               在国外,特别是北美地区,医疗信息化系统标准化的应用起步较早,对于临床输血用血管理系统的建设大多数采用物联网技术,以实现血液制品与受血者之间的智能化识别、定位、追踪、监控和管理。在临床输血申请管理方面,则实现输血申请的电子结构化代替手工填写;在输血前检验的血标本采集方面,采用各种类型的腕带条码和试管条码化进行管理,确保正确获取和标识输血前检验的血标本;在血液输入受血者身份的最后核对方面,则采用患者腕带管理技术、射频识别(RFID)设备实现受血者身份与血制品的匹配核对,确保正确的血液输给正确的患者。

              在国内,各地区各级医院输血管理的信息化建设程度高低不同,有的医院临床输血与用血管理工作完全手工操作,另外一些规模较大的在医院内已经初步建立了自己的输血管理系统,主要是满足输血科(血库)内的血液出入库管理、配发血管理及计费管理要求,没有实现血液信息在医院内输血申请流程的电子化,临床用血管理工作还存在信息盲区。通过对国内某院2010年8月至2011年7月的临床输血申请单填写情况13800份的统计分析,临床输血申请单填写合格为5400份,合格率为39.1%,结论是目前该院临床输血申请单填写质量欠佳,填写不规范,存在引发医疗纠纷的隐患,该现象值得各级医院管理部门和临床医生重视。为此,有必要探讨临床用血存在的问题及隐患。

             2.1 传统临床用血手工申请单规范性、便捷性、安全性等较差 在规范性方面,传统的纸质申请单上患者信息、申请项目名称等由临床医生依据个人习惯去填写,并且每个医生书写方法模式不一,导致规范性较差,手工书写效率低下,输血单需人工运送耽误时间且增加人力成本,信息填写不规范还将引发信息误读。

             2.2 临床科室、检验科室、血库信息无法交互共享 传统纸质申请单上的患者基本信息、检验信息、输血历史信息因各系统相互独立,造成所有信息需要人工去收集,时效性、安全性较差。

             2.3 血库发血时存在血袋与患者血型信息匹配隐患 传统发血前做血型和血袋信息比对时,需要人为去识别两者血型信息是否一致,随着现代临床用血量的增多,发血工作量也随之增加,容易发生人为比对错误,导致患者输血存在安全隐患。

             2.4 输血前人工信息筛查核对、信息记录效率低下,存在隐患 在输血前,护士需要针对患者信息和血袋信息进行信息筛选核对,传统手工筛选核对效率低下,且易造成信息比对不全和遗漏,导致患者输血无法得到安全保障。

         3 基于物联网信息化平台的临床用血管理模式探讨

               医疗机构的临床用血安全主要体现在血液来源、血液存储与发放、血液输注三大方面。当前,血液来源的模式主要由各地区的血液中心对血液制品进行统一采集、检测、制作、调配管理,由血液中心机构来保证血源安全。血液的安全输注是临床用血安全管理的核心环节,它取决于四个方面:(1)受血者身份的正确确认。(2)正确获取和标识输血前检验的血标本。(3)血型鉴定、抗体筛选及交叉配血试验要符合标准操作规程。(4)受血者身份的最后核对。其中,1、2、4三点的信息管理主要是在临床科室的输血前、后的管理流程,为减少这几个环节中受血者身份确认错误的发生,有效方法是给每一位住院患者手腕上系上一个腕带,而正确获取和标识输血前检验的血标本和受血者的最后核对,则需通过临床输血信息系统,结合利用条码技术、无线互联技术、移动PDA设备等,实现临床用血流程的全过程数字化应用管理,从而达到临床用血全过程的有效而安全的监管(见图1)。李兰娟院士对物联网在医疗卫生行业的应用,用了“五个最”——“物联网医疗应用有利于病人获得最佳的医疗效果,最低的医疗费用、最短的医疗时间、最少的中间环节、最满意的健康服务” 。


        基于物联网信息化平台,在临床用血全过程采用电子标签和条码化管理,特别是在临床用血申请电子化上,通过计算机管理、射频识别(RFID)患者腕带管理技术、条码技术、无线互联技术,实现临床医生和输血工作人员临床输血重点环节的安全核查工作。其中RFID技术是利用射频信号实现信息传递的自动识别技术,可以在物体模糊及视线范围不确定条件下,通过射频来自动识别和标记物体,而不需要用户进行操作。

         

        4 基于物联网信息化平台的临床用血管理实践

                针对传统手工模式造成临床用血存在的安全隐患,提出基于物联网信息化平台的临床用血管理模式,用数字化管理提升临床用血的规范性和便捷性,实现从输血申请开始到护士站医嘱执行、标本采集、运送到标本进入血库再到移动护理直至输血结束,实现全院输血医嘱流程的闭环管理(见图2)。


             4.1 输血电子申请单 医生开单时,申请单系统可以智能从HIS里获取患者身份信息、临床诊断等信息,不用手工输  入大大减少出错率且提高开单效率;用血申请单上的输血前检验结果可以自动从LIS里获取;电子申请不仅仅支持常规业务功能,还支持开单时多项功能智能提醒,从而完善用血申请安全控制管理;申请单保存后,申请单中的项目自动生成电子医嘱。

              4.2 用血指征的智能化采集 传统的纸质申请单上相关患者用血指征信息需要临床医生去各个系统查看记录,然后手工录入到申请单上,导致收集患者用血指征信息工作量大、效率较低、且信息不全。通过建立电子申请单,集成HIS/LIS/EMR/CIS/输血管理系统,在开单时,自动获取患者基本信息、输血前检验八项结果、患者历史血型信息等,从而实现患者用血指征的智能化采集。

             4.3 发血的智能化比对 通过建设完善输血管理系统,实现患者血型信息和血袋信息由系统自动匹配对比,如出现患者血型信息和血袋上信息不一致时,系统可实现智能提示(见图3)。


            4.4 移动护士站信息智能筛选核对 通过射频识别(RFID)设备,在移动护士工作站实现患者输血前和输血中有效的用血安全监管。移动护士站应用PDA扫描血袋条码信息和领血单信息,进行信息核对,也可通过扫描患者腕带、血袋条码凭贴等(见图4)。


            4.5 输血不良反应记录和网络传报 医生站可直接调阅移动护士站反馈的患者输血信息,可记录确认患者输血中出现的不良反应,患者不良反应信息可通过网络上传至电子病历系统和血库管理系统。

         

        5 预期成果

              基于物联网信息化平台,通过信息传感设备,将血液制品、受血者信息与临床用血管理系统进行信息交换和通讯,以实现受血者的智能化识别、血液制品的定位、追踪、监控和管理,解决当前临床用血管理流程中的手工纸张、人工核对误操作、低效率等问题,为未来如何在临床用血管理流程的数字化应用推广提供经验参考。

               物联网信息化平台应用于临床用血管理实际工作中,可达到临床用血工作节省人力、简化操作、方便输血质量管理、临床输血前核对、提高临床输血安全的作用,真正确保患者输血的医疗安全,对促进临床能更科学、合理、安全、有效用血具有重要意义。

         6 结语

               通过物联网信息化平台应用于临床用血管理实际工作中,将临床医生站、输血科与移动工作站等几大关键环节的信息数据实现高效共享和有效集成协作,提出基于物联网信息化平台的临床用血安全数字化管理方法与全过程信息监控管理,形成完整有效的输血用血全流程电子化安全管理应用,从建设电子申请单开始,实现医生开单便捷化,并且实现申请项目清晰、准确,避免纸张流转的交叉感染,确保临床用血过程质量安全,同时规范了各环节的工作行为,提高各部门工作效率。

               物联网在医疗卫生行业的应用越来越广泛,并有着广阔的应用前景[10-12]。本文提出的基于物联网信息化平台的临床用血管理的探索与研究处于国内领先水平,研究成果可指导并推广医疗机构实施临床输血用血安全管理流程的数字化、信息化应用,并为其顺利开展奠定理论和实践基础。


        159彩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